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愿梦醒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山洞外面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,伸手不见五指。乔欢儿靠在旗杆上席地而坐,闭目养神。耳边响起一声唿哨的时候,陡然惊觉,站起来四处张望,黑暗之中视力不远,什么都没看见。还以为自己看错的时候,天空中传来翅膀的风声,一只白虎滑翔而落的影子。

乔欢儿仔细的辨认,疑似是路小遗的坐骑白虎。确定的瞬间,乔欢儿有种浑身毛孔都炸开的感觉,死死的盯着白虎落下的方向,不知不觉的已经泪流满面。艰难的等待,似乎要看见希望的黎明了。

白虎落地的地方,正在半山腰上,那里是进入秘境山洞的石门。闭着眼睛在山谷里都不会搞错的乔欢儿,这一刻觉得心都要跳出胸腔了。顾不上擦眼泪,一个跃步百余米,连续三个跃步,总算是看见了模糊的影子。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,正在伸手抚摸白虎的脑袋和颈子。这只白虎,开心的扑在这个人的身上,就像一条忠犬在迎接主人的回归。

距离不过百米,乔欢儿的双腿却有千斤沉重,怎么都迈不动步子。眼泪模糊了视线,一直到身前站着一个人,用极为熟悉的声音说话:“欢儿,我回来了!”

“爷,这么长的时间,您都去哪了?我等的好苦啊!”乔欢儿泣不成声。

“没去哪,就在山洞里闭关。”路小遗的解释也不算错,乔欢儿听了只是兴奋的低声道:“我就知道,爷一直在我身边。不是爷,昊天门的人早就打进来了。”

(天空中有人在腹诽,这明明是我的功劳,你怎么能算在那个臭小子身上?路小遗意念传讯:闭嘴,乌龟人!想我怼你是吧?)

“好了,你先我给拿套衣服来换一下。”路小遗拍拍她的脑袋,满眼的温柔。

“随身带着呢,就怕爷突然来了,没有换洗的衣裳。”乔欢儿从戒指里取出一身新衣服,伺候路小遗换了,这时候山谷内的人听到了动静,纷纷围拢过来,仰面看着路小遗,如同在看天边冉冉而起的朝阳。

红日初升,霞光万丈,天灵峰顶,一个矫健的身躯面朝东方,迎接一个新的黎明。身前,是跪倒一片的天灵门众,身后,是昂首挺胸的神族成员。身边,则是人比花娇的乔欢儿,还有一个恨不得吊在身上的齐可心。

路小遗只是站在了天灵峰顶,一切都发生的根本性的变化。负责在天灵门监视山谷的昊天门人苏九天,远远的看见路小遗的声影,二话不说就跑了。

“欢儿,这里交给你了,我要去一趟匠镇。”路小遗看都不看那些跪在地上的天灵门人,这些带路党看见路小遗的那一刻,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。

“爷,您只管去,这里交给奴家。”乔欢儿笑中含泪,微微欠身万福,伸手抱下可心。

“各位,走了!”路小遗回头一笑,拱手作别。身后众人深深躬身长揖:“送族长。”

白虎已经在头顶百米高处盘旋,路小遗一跃而起,半人半神的路小遗,跃起百米轻而易举,落在虎背之上,白虎发出一声长啸,振翅远去。今非昔比,大功告成的路小遗,就算白虎急速飞行,也不会冻成狗了。神体带来的好处,就是寒暑不侵。

晨光初现,朝露犹在。匠镇的早晨,太阳刚刚越过对面的山头。

河边的浅水区,孟青青跟往常一样,正在洗衣服。这样的生活,她已经习惯了。劳累一天,换取一家三口的所需的食物。曾经嫩葱一般的手上,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。腿上的伤,因为长时间站在水里洗衣服,阴雨天来临时会疼。

所有痛苦对于孟青青来说,都不是不可以忍受的。只要她低头看一眼绑在胸前的玩偶,听它小声的说话,或者唱一首荒腔走板的歌,一切负面影响都会消失。

但是今天,孟青青很上心,早晨起来的时候,玩偶不会说话了,也不会唱歌了。孟青青知道,元气石的能量耗尽了,现在她多了一个目标,攒够灵气石,换一枚元气石作为玩偶的能量。距离这个目标,暂时还有一段时间的距离,这段没有“小遗”在身边的日子,可能会很难熬。孟青青一再告诉自己,我要咬牙坚持下去。

直起身子,伸手锤了锤腰背,孟青青继续低头洗衣服。丝毫没有察觉到,浅水区一带洗衣服的大姑娘小媳妇都跑了个干净,也没有察觉到,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。她太专注了,每天要多洗十件衣服,才能悄悄的攒下一个灵气石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章节目录